京东方的发展史与转变
首页
阅读:
admin
2019-10-14 00:13

  然而不到一年,三星依靠从镁光买的技术、美国和日本天价挖的人才,以及韩国的农村妇女,让韩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生产出64KB DRAM的国家。

  在韩国政府的支持下,无数次濒临破产的三星熬垮了日本和美国的企业,并在1993年成为全球第一大存储器芯片厂家,此后一直统治这个行业。

  但是在芯片领域,TFT被MOS打败,我们现在经常听到的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芯片上有多少亿个晶体管,这个晶体管就是MOS衍生出的CMOS管。

  1991年,设立TFT-LCD事业部,建成试生产线年,开建TFT-LCD 2代生产线月建成投产。

  三星通过购买技术、疯狂地学习和挖人积累经验,但这些努力在当时显得微不足道,当时日本企业在液晶面板领域的出货量占全球的94%。

  2002年,LG通过世界首条5代线超过三星,三星直接就上了3条5代线年,台湾友达光电与广辉电子合并,借此超越三星。

  其实整个韩国的存储芯片和液晶板面行业之所以能崛起,都是靠着反周期操作,倾全国之力赌这两个行业的未来,三星是最成功的一个。

  最早把OLED应用在产品上的是日本先锋公司,可由于商业化难度大、投入高,日本人放弃了,美国人干脆说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  今天,三星在OLED领域的出货量占据全球的93%,随着越来越多的手机企业采用OLED屏幕,三星已经赚翻。

  2007年,三星OLED实现量产,同年11月,日本佳能收购Tokki,才让这家企业活了下来。

  如今,Canon Tokki成为三星制霸全球OLED市场的关键帮手。直到2017年Tokki才向三星之外的企业供货。

  三星建设第一条液晶面板生产线年,北京酒仙桥,与如今的798艺术园区一路之隔的地方,北京东方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了。

  774厂成立于1952年,是中国当时最重要的军工企业之一,一度成为亚洲第一大电子管厂。他还是国内最早的半导体公司,东方红一号卫星用到的集成电路就来自774厂。

  这种方法短期见效快,但也等于自废武功、助长他人,长期下来,我们的工业水平被发达国家越甩越远,即便最开始差距并不大。

  780厂、714厂、青岛无线电二厂都在那个时候顺应了时代潮流,走了出来,这就是后来的四川长虹(600839)、南京熊猫(600775)、海信电器(600060)。

  国家当时还在陕西咸阳新成立了明星企业4400厂,用全套的日本装备生产彩色显像管,这就是后来的彩虹集团。

  后来面对死气沉沉的老厂,他想要离开,几乎铁板钉钉地要去中信集团的下属单位任职高管,但老厂长再三挽留,他留下了。

  上任后,王东升对774厂进行改革,1993年4月,王东升又带着员工自筹650万进行股份制改造,创办北京东方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。

  这不仅是中国第一家完成股改的亏损企业,还是中国最早的“债转股”企业,他用筹集到的资金又从银行贷到等额的款项。

  这是东方电子集团的转折点,此前他几乎没有主业,经营情况也并非账面显示的那么好,而同是军工老厂出身的四川长虹已是A股最为耀眼的“股王”。

  但募集到资金后,王东升有了梦想,他要在2010年,收入到达200亿,还要用10-15年成为中国的三星。

  很快王东升带领企业聚焦在CRT显示器相关的业务上,趁着国内彩电业的发展,企业效益也越来越好。

  前面提到过,早在1981年774厂就研发成功了液晶面板,王东升在企业最困难的时候,也曾长期投入液晶面板的项目,无奈最后失败。

  但当王东升看到日韩的液晶面板行业的火爆,他意识到早晚有一天液晶面板会取代CRT,于是1999年下旬,京东方再次成立TFT-LCD项目组,把液晶面板作为未来的方向。

  而当时中国主要的CRT企业却为了进一步增强实力,大肆收购国外的CRT生产线,四川长虹虽然也做出了新的选择,却选择了等离子。

  但是反周期操作的巨额投入不是谁都能承受,现代率先跪倒,只能出售面板生产线,技术储备也相当雄厚。

  这次收购非常坎坷,但通过一系列的斗智斗勇和巧妙运作,京东方自己只出了1.5亿美元,另外约2.1亿美元是找韩国银行贷的款,还有3千万美元获得了减免。

  京东方的这条生产线并不是中国的第一条液晶面板生产线代线月,吉林电子集团、中科院等单位从日本引进了一条1991年的1世代老线。

  2002年4月,上海广播电视工业集团投资接近100亿从日本NEC引进了一条5代线月,这条生产线投产。几年后,合资公司亏损解散。

  2006年6月和2008年10月,苏州的龙腾光电和深圳的深超光电也都各自建成了5代线,技术都属于台湾。

  当时除了京东方,只有专注小尺寸的深天马(000050)在2006年和2010年建成的3条4.5世代线是自行设计。

  考虑看上去非常周全,但是韩国公司上市的计划泡汤了,2004年下半年,面板又再次进入衰退期,韩国工厂开始亏损。

  后来在北京市政府和国开行的帮助下度过难关,也是在政府的背书下,多家银行又为京东方提供了7.4亿美元的贷款,北京市政府额外提供28亿人民币的借款,算是得到了补血。

  京东方变成了*ST东方。冠捷的股份卖掉了,从现代买的生产线也卖掉了,甚至一度为了弃车保帅而要把5代线剥离出去。

  亏损其间,咬着牙提升产能、质量、管理水平,想尽办法降低面板成本,等到面板价格回升,京东方5代线的开工率和良率都达到国际先进水平,扭亏也就水到渠成了。

  当京东方筹划着继续建厂的时候,深圳市政府找来了,希望联合康佳(000016)、TCL、创维、长虹成立联合公司。

  后面合肥市政府继续“纠缠”京东方多建厂;还有更绝的,鄂尔多斯市直接给了京东方10亿吨煤的探矿权,就为了让京东方能在他们那里建厂。

  中国的“八大彩管厂”曾以多么光鲜亮丽的姿态取代774,如今他们的悲惨境地相较于十几年前的774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  2006年第一季度,液晶电视的占比不到20%,到2007年第四季度,占比47%,超过CRT电视,早在2005年,日本市场液晶电视就已经超过了CRT电视。

 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,液晶面板生产线带来的就业、产值对任何一个地方政府来说,都是提升政绩的好渠道。

  兴建5代线的时候,北京市政府曾向京东方借款28亿,后来京东方经营困难,又故技重施,向北京市政府提出把借款变成股份。

  没想到北京市政府“因祸得福”,首先5代线亿多税,上游配套企业每年上缴近30亿税,还有拉动的其他投资。

  合肥项目的时候,合肥市政府承诺出资60亿,如果增发不成功,保底90亿。为此甚至把地铁项目都暂停了。

  日韩台三地的大厂感觉到了威胁,京东方如果起来了,就意味着他们在中国市场的话语权会降低,与此同时面板价格会被进一步压低。之前暂停的高世代线纷纷再次上马。

  在京东方要建8代线天前,闻到风声的LG就与广州市政府签订备忘录,计划投资40亿美元建8代线。

  京东方带来的液晶高潮也激发了国内企业的建厂热情。2009年11月,TCL与深圳市政府成立了华星光电。

  至此,在智能手机液晶显示屏、笔记本电脑显示屏、平板电脑显示屏、电视显示屏、显示器显示屏这5大领域,京东方的出货量都位居全球第一。

  实际上,很多业内人士认为,三星和LG之所以这几年逐渐摒弃LCD而豪赌OLED,就是看到京东方已经势不可挡,没必要再去血拼,所以开拓新的赛道。

  截至2017年底,华为累计可用专利是7.43万,同期另一个专利大户中兴通讯(000063)累计可用专利是6.9万。

  也许是为了平抑面板业务的波动,京东方这几年成立了所谓的智慧物联、智慧医工事业部,向物联网转型。

  CINNO Research数据显示,2018年全球智能机面板出货量19.1亿片,同比下降4.4%,但AMOELD面板出货量4.4亿片,同比增长3.4%,占全球智能机面板的23.2%。

  所以,AMOLED完全可以被称作TFT-OLED,而TFT-LCD也可以被称作AMLCD。

  前些天国家印发《超高清视频产业发展行动计划(2019~2022年)》,里面提到“4K先行、兼顾8K”。

  而国家要2022年普及4K,那么等于说推进4K就是让LCD企业消化产能的,很可能现有的高世代线产能都不够用。

  京东方之所以能走到今天,从天时上讲,他在行业低谷期得以用极低的成本进入,起步的那几年,日韩台打的难舍难分,同时又都出于技术保护而不愿来中国建厂,即便是合资都极不情愿,这让他没有被巨头灭掉。

  地利上讲,随着面板行业打的CRT找不着北,中国政府从中央到地方都开始重视这个行业。京东方凭借坚韧的学习,积累了自己的底子,当政府需要扶持企业的时候,他几乎就是唯一的选择。

  虽然名义上是全球最大的面板厂家,但是面板收入和三星面板收入差距巨大,产品结构有很大的优化空间。